财经资讯

  29年间,中国资本市场从诞生之初的中央和地方“各自为战”的监管理念,到逐步建立统一、垂直、集中管理的证券监管体系,从居高临下的股票配给式监管、行政干预到逐步下沉至交易所一线监管、自律监管,从推进股权分置改革到加入国际投资指数、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等为代表的市场化监管改革……我国资本市场监管理念不断与时俱进,监管制度在与市场各方的逐渐磨合中日趋完善。

  由“各自为战”走向集中统一

  1986年至1992年间,尽管沪深交易所先后开业,但是全国证券交易依然缺乏统一监管,也谈不上集中监管理念。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董登新介绍,在国务院原证券委和中国证监会成立之前,全国没有统一的证券管理部门,证券市场主要由中国人民银行兼管,证券交易所归所在地人民政府监督管理,企业改制设立股份有限公司,由地方人民政府体改部门批准。证券市场缺乏统一、专门的监管机构。总体上,监管理念比较分散,监管措施呈现多头、分散管理状态。

  1992年,邓小平视察南方发表了对股市至关重要的讲话,随后,证券市场改革发展明显提速。1992年发布的《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证券市场宏观管理的通知》指出,要逐步建立起有中国特色的、分层次、各司其职的、各负其责的、协调配合的证券市场监督管理体系。这成为制度建设阶段证券监管体系建设的指导性文件。

  1992年国务院原证券委员会和中国证监会先后成立,股票发行的试点也由上海、深圳等少数地方推广到全国,标志着中国证券市场统一监管体系开始形成,但在中央层面上,对证券市场的监管权仍分散由国务院各相关部门掌握。

  这一阶段的监管理念开始走向统一和集中管理,明确了国务院原证券委是国家对全国证券市场进行统一管理的主管机构,中国证监会是原证券委的监督管理执行机构,并接受原证券委的领导。

  1995年12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朱镕基提出“法制、监管、自律、规范”的八字方针,成为后来一段时期内中国证券市场监管的指导方针。

  “如果从体制演变角度看,1992年之前的证券市场基本处于监管理念逐步形成的初级阶段。1992年之后,随着中央层面的新的监管部门设立,对证券市场的监管更加重视,监管理念更趋集中、统一。”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刘纪鹏说。

  1996年至2000年,我国证券市场逐渐走出“试点”,进入全面推广发展阶段,监管逐渐规范,监管重心逐渐从中央逐渐向微观企业、交易所层面下移。

  《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纲要》将证券市场列入了国家中长期发展规划,标志着我国证券市场试验阶段结束。随后,大批国有企业开始谋划上市,七成以上的大盘股是在这个阶段发行的,监管部门对市场融资功能的认识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监管理念基本围绕融资展开。

  1996年3月至1998年,上海、深圳证券交易所统一划归中国证监会直接管理。伴随一系列部委职能调整,中国证监会明确为全国证券期货市场的主管部门,职能得到大大加强,集中统一的全国证券监管体制基本形成。

  1996年召开的“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指出,认真贯彻“法制、监管、自律、规范”的方针,加大监管力度,规范市场行为,积极稳妥地发展债券和股票融资,进一步完善和发展证券市场,更好地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服务。

  贯彻八字方针中,“法制”被排在首位,这反映出监管理念日趋法制化。1998年底《证券法》获审议通过,标志着证券市场在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重要地位得到了法律确认,有利于进一步统一各方面的思想认识。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认为,中国证券市场诞生以来,迫切需要制定一部综合性的基本法律加以总结和规范。《证券法》的落地标志着在经济体制转轨时期,监管理念更加遵循法律准绳。

  监管的理念优化与市场“老师”的“教育”密不可分。这一时期,行政干预具有很大的易变性。在《证券法》落地之后,监管部门开始意识到,股市要更好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服务,“有形之手”应该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避免出现过度干预,使股市变成完全的“政策市”。市场化监管理念开始酝酿发展。

  从强力干预到日趋市场化

  单一、集中的证券监督管理体系一度借助强力干预手段取得了相对高效的结果。但是,真的能解决全部证券市场问题?亚洲环球研究所所长陈志武认为,市场化监管理念必须符合转轨经济的具体情况,否则,只是停留在模仿引进的层面就会造成“水土不服”的局面。脱离配套的市场机构、制度与司法建设环境,单靠中国证监会一家不能实现健全市场监管机制的愿望。

  既要靠证券监管部门,更要靠市场化的力量成为我国证券监管理念提升的重要内涵。2001年,我国加入世贸组织至今,证券市场步入全面开放。在内外部力量共同推动下,监管理念开始甩掉行政“拐棍”,更多依靠市场“无形之手”解决问题。

  时任中国证监会主席的周小川认为,监管部门应当根据市场发展的要求,完善市场机制,给予市场主体和自律组织更多的发展空间。同时,监管部门也要不断健全监管职能,完善监管方式,提高监管效率。另外,在监管职能调整的过程中,要注意监管效率和效果,避免出现监管真空。

  为什么要强调市场的力量?经过上世纪90年代近10年的发展,我国证券市场在取得巨大成绩的同时,也积累了许多问题,管理层不得不重新审视证券市场的功能定位以及制度化建设,政府干预股指的意识淡化,开始提出市场化、规范化、国际化等概念,逐渐强化信息披露、对市场违规行为的打击和对投资者利益的保护。

  由此使得政策导向由原来的一味调控指数,转变为推进市场化建设。

  市场化的重要内容是取消行政审批,引入更多机构投资者。2000年5月,周小川指出,中国在发展证券投资基金的过程中要强化市场机制的作用,充分发挥我国的后发优势,采用超常规、创造性的思路加快发展。

  2001年4月1日,中国证监会正式取消IPO审批制(指标制),取而代之的是核准制(通道制)。每家券商一次只能推荐一定数量的企业申请发行股票。随后,一系列旨在培育机构投资者的政策措施密集出台,如允许3类企业作为战略投资者入市、允许保险资金入市、银行资金可以通过质押贷款进入股市等。

  1998年至2002年底,开放式基金从最初的几家,快速增加到17家。到2005年9月,市场中已有51家基金管理公司,管理基金总份额已达到4700亿元。

  反映这一时期监管理念转变的另一件大事是监管部门不再紧盯着国有大中型企业,开始酝酿推进支持中小企业的创业板、中小板设立。2004年5月,深交所设立中小企业板。之后,中国证券市场不断探索市场化退出机制,上市公司退市开始出现。

  2004年至2007年是解决资本市场基础性制度缺陷的关键阶段。监管部门对我国证券市场“新兴加转轨”特征的认识有了进一步深化。从解决证券市场根本性问题出发,我国证券监管部门继续强化市场基础性制度建设,侧重于化解证券市场的深层次矛盾,制定实施了一系列措施。股权分置改革是此阶段的重要标志。这一时期的监管理念着眼于强化市场监管,市场规范化程度不断提高,其基本目标是保证市场的“公开、公平、公正”。

  从完善市场机制到敬畏市场

  随着股权分置改革完成,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走向深入。党的十八大以来,明晟、富时罗素等国际知名指数先后纳入A股并提高纳入比例,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扎实推进,监管理念更加开放、包容、国际化。尊重市场、尊重规律,不能频繁变动调整规则,必须继续完善资本市场“四梁八柱”的基础性制度,成为监管共识。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13次集体学习时讲话中明确指出:“资本市场的市场属性极强,规范要求极高,必须以规则为基础,减少行政干预,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极强”和“极高”两大特点是对资本市场运行特征高度凝练的总结,资本市场必须敬畏法治,必须以规则为基础,加快基础制度建设。

  在新时代,促进创新驱动发展成为资本市场制度建设的历史使命,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肩负促进经济向创新驱动发展的重要职责,资本市场的监管理念中多了一份“敬畏”:敬畏市场、敬畏法治、敬畏专业、敬畏风险和发挥各方合力;多了一份包容,更加规范、透明、有活力;也多了一份开放,更具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视野。

  首批在科创板上市的深圳光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EO薄连明说,“科创板是中国资本市场里程碑式的事件,展现了中国大力发展科研,推动科技发展的决心。从新股发行核准制到注册制,出现体现出监管理念更加市场化、法治化,让市场和广大投资者成为真正检验企业‘含金量’的‘标尺’。这样遵循市场规律的理念,对未来国内企业的长远发展也将大有裨益。”

  中国要建设一个什么样的资本市场?2018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资本市场在现代金融运行中“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明确提出要建立“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从经济发展全局出发指明资本市场的使命和发展方向。

  优化监管理念,依然要从市场中寻找力量。中国证券业协会党委书记安青松认为,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背景下,加快资本市场制度建设,要提高金融供给体系的质量和效率,加快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具体来看,未来要继续提高市场效率、制度效率、创新效率和监管效率。坚持三公原则,坚持市场化原则,坚持一贯性原则,坚持制度供给的有效性。

在线客服
微信客服

扫码添加微信客服,咨询服务更加贴心

客服热线

0755-28282814

回到顶部